“太子妃是太累了,神力透支才会出现晕厥的症状,休息两日就会好的。”这是仙医临走前说的话。

    冷翊吩咐巫蝻备好洗澡水,抱着梅弄尘来到浴池旁,退去她一身污衫,将她的身子仔细小心地清洗干净穿好里衣,又将自己洗干净穿好里衣,抱着她回房,拥着她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期间帝尊与尊后来找过二人,见他们睡得沉又满脸疲态,便又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一睡就是三天。

    三日后梅弄尘醒来,一头黑线地发现冷翊一只手不规矩地伸进她的衣衫里,握着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要不是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,看到他婴儿般纯净的睡颜,她真的要以为他的流氓病又犯了。

    她不满地瞪着他,恰在此时,冷翊卷长的睫毛颤了颤,这是要醒来的节奏。

    梅弄尘立刻闭上眼装睡,动作迅速得她都要佩服自己了。

    冷翊睁开眼,看见仰躺着熟睡的梅弄尘,小脸舒展,每一处都美到极致。

    忽地发现自己一只手正伸在人家的衣衫里,掌心传来细滑又绵软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抓了抓。

    看见手下的人眼睫微颤了下,他眼底划过一抹笑意,唇角高高勾起。

    他直接用那只不规矩的魔爪将梅弄尘的里衣掀起,盖住她的脸,露出一具曼妙如玉雕琢的娇躯,双唇覆上她纤细紧致的小腹,一路向上移去……

    装睡的梅弄尘淡定不了了,睁开眼睛,只看到白色的衣料,那从她腹部一直移至胸口的吻因她视觉被封而异常酥麻。

    梅弄尘全程都处在一种紧张又兴奋的状态下,因为不知道下一步冷翊要做什么,她的每一处肌肤都异常敏感,他的每一次碰触都能掠起一阵战栗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两人都很尽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整个仙界如经历一场大战,百废待兴。

    最值得庆幸的是如今魔界强者稀少、贝宸已死,不然此刻仙界恐怕还要应付魔界的进攻。

    整个仙界都在传颂梅弄尘的英勇事迹,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太子妃已死的事实,每每说到梅弄尘总要冠以‘我们太子妃……’云云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用做,她便恢复了太子妃的身份。

    事情如风一般传去魔界,贝耳与吕笑笑听后不由得心生敬佩,那妖物有多厉害他们没见识过,但它差点毁了整个仙界,恐怕不是善类。

    朱雀一族自那日后老实了很多,云鹤与云白芷纷纷收起心底的小九九,他们甚至开始庆幸与梵音有血缘关系,不然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仙界众人空前团结一致,共同重建家园,帝尊大开国库,所有财富都用于筑房建桥修路。

    由于在灾难中有太多孩子失去至亲成了孤儿,梅弄尘提议建立孤儿院收留教育他们,冷翊赞同,于是每座仙城的城主府旁都盖起了孤儿院,那些伶仃的孩子也算有了栖息之所。

    一年之后,仙界重复往日美景。

    弥罗城也建立一所孤儿院,梅弄尘每天都往孤儿院跑,与孩子们在一起是她最开心的时刻。

    这里的孩子都喊她妈妈,她教孩子们读书认字、修习法术。

    看着孩子们从一开始的迷茫无措到活泼乐观,梅弄尘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公平或者不公平,一切尽在人为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孤儿院,可想而知这些孩子将会面临什么样的生活,居无定所、颠沛流离、受尽欺凌。

    她看着嬉戏追逐的孩子们,摸着小腹有些失落,冷翊每晚都很努力,怎么自己的肚皮就没有动静呢?都这么久了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想知道,这一世的孩子会长成什么样,会不会像前世的孩子呢?

    “妈妈!妈妈!”突如其来的童音打断她的思绪,她寻声看去,正见名叫乐乐的小女孩迈着小短腿向她跑来。

    “乐乐,慢点儿。”她起身接住软香的小身体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们发现一直受伤的小狐狸哦,妈妈快去救它好不好?”软软糯糯的童音直接要融化梅弄尘的心,孤儿院的孩子们比其他孩子更敏感,也更有爱心。

    乐乐拉着她绕过假山来到湖边的柳树旁,那里围着好几个孩子,看见她过来一边跑向她一边喊:“妈妈!妈妈!”

    看着孩子们又是抱她腿又是搂她腰又是抱她胳膊,梅弄尘哭笑不得,身上挂满小家伙儿,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快下来,不是说有只小狐狸受伤了吗?快带妈妈去看看。”她俯下身挨个啃了口脸蛋儿,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在树下,妈妈快去救它。”乐乐一边将小伙伴从梅弄尘身上扒拉下来一边拉着她往前走。

    梅弄尘笑着由她拉着走,到柳树下一看,她一愣,“小雪!”

    “啾啾……”躺在树下的小狐狸半睁着眼,虚弱地叫唤两声,一只粉色瞳仁立刻氤氲起薄薄水雾,而另一只眼睛血肉模糊,像被利器所伤,身上雪白的毛变成灰黑色,四肢与脖子都有绳索束缚过的痕迹,深入血肉。看起来像是被虐待过。

    “小雪!”梅弄尘小心地将它抱起来,它那只完好的眼睛蓄满泪花,她很心疼也很自责,若不是它出现在自己面前,她都将它忘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怀中小家伙瑟瑟发抖,她抚摸着它的头,“小雪不怕,没事了,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,小雪,不怕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月后,在梅弄尘的悉心照料之下,小雪渐渐好起来,也圆润了一圈儿,除了一只眼睛变得干瘪灰白,其余的与以前一样,是只漂亮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尤其是粉若桃花的眼瞳,总是水汪汪的,分外讨喜。

    梵音知道后抱着小狐狸痛哭一顿,自责自己没能照顾好它,梅弄尘此时才知道原来这小狐狸是她母亲的兽宠,难怪自己初次见它就得到它的热情相待,难怪她总觉得着小狐狸一直守护着自己。

    原来它是代替她的母亲守护着她呢。

    “小雪,跟我回家好不好?”梵音擦擦眼泪,抱着小狐狸不愿撒手。

    “啾啾——啾!”小狐狸冲她叫唤两声,然后挣开她的怀抱‘跐溜’一声钻进梅弄尘的怀里,将头插进梅弄尘的胳肢窝,任凭梵音如何威逼利诱加哄骗都不出来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你这小没良心的!”梵音捂着脸哭着走了。

    梅弄尘一头黑线,无奈,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子很闲适,冷翊每日早出晚归忙于仙界诸事,偶尔也会早归,可他不管早归还是晚归梅弄尘都在睡觉。

    连续半个月都是如此,而且据巫蝻汇报,她白天几乎不出门,就连孤儿院都不怎么去了。

    他以为是自己陪她时间少,她生气了,于是休沐一日,本想陪陪她,可他发现她几乎一整天都在睡觉。

    他终于察觉到她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媳妇儿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他将梅弄尘抱到腿上,摸了摸她的额头,不烫。

    梅弄尘颤了颤睫毛,慢慢掀开眼皮,目光都透着疲倦,“我没事,就是浑身没力气,想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都睡了一天了。”冷翊拧着眉,将她发际处的碎发往耳后撩了撩,“宣仙医来给你看看?”

    不等她回应,他冲门外喊道:“巫蝻,宣仙医。”

    梅弄尘脑袋靠着冷翊的胳膊昏昏欲睡,她觉得自己说句话都很费力,确实不太正常,是该看医生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位中年男子挎着个小药箱匆匆进来,恭敬地行了礼,从小药箱里拿出迎枕用左手托着,冷翊将梅弄尘的手腕搭在迎枕上。

    号了一会儿脉,那仙医目露惊喜,冲着冷翊直磕头,“恭喜太子殿下,太子妃这是有喜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冷翊一惊,眼睛睁老大,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已经有一个半月的身孕,太子妃的嗜睡就是因为有孕的缘故,太子殿下请宽心,过些时候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!巫蝻,赏!”冷翊喜上眉梢,说话也不自觉提了几档音量。

    仙医的话梅弄尘也听到了,双手抚上小腹,闭着的眼角有晶莹的液体无声滑落。

    孩子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哭。”冷翊心疼,吻干她的泪,“这是我们的孩子,他一定会快乐地长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梅弄尘埋首他的怀中,“他会很快乐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月后。

    孤儿院。

    一群小屁孩儿围着梅弄尘。

    “妈妈,这里面是弟弟还是妹妹?”乐乐伸出小手轻轻摸了下她的小腹,她的小腹微微鼓起,乐乐碰了一下飞快地缩回手,生怕碰坏了似的。

    梅弄尘眉开眼笑,捉着她的小手摁在自己小腹上,道:“不要怕,乐乐多摸几下,妈妈肚子里的小宝宝就会长得与乐乐一样漂亮。”

    闻言,乐乐两眼亮晶晶,双手在梅弄尘肚子上摸了又摸,“真的吗?妈妈喜欢长得像乐乐的小宝宝?那说明妈妈也喜欢乐乐是不是?妈妈不会有了小宝宝就忘了乐乐是不是?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乐乐双眼里亮晶晶的光泽慢慢变成液体,像极了即将被遗弃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“不会,乐乐永远是妈妈的好孩子。”梅弄尘搂着她的小身子,亲吻着她的小额头。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哦,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还有我!妈妈也不能不喜欢我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我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妈,还有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小屁孩吱吱喳喳求关爱,梅弄尘轮流抱一遍亲一遍,“你们都是妈妈的好孩子,永远都是。”

    一个母亲一群孩子围成一团,多和谐温暖的一幕啊!

    可惜——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一声冷如寒冰的声音传来,冻得不谙世事的孩子们都脊背一麻,立刻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看着突然空荡的身侧,再看看那背光走来的挺拔长影,梅弄尘不满,“冷翊你干嘛!看把孩子们吓的!”

    冷翊冷哼一声,凉飕飕的眼风扫过不远处躲在假山后露颗脑袋的小屁孩儿们,理直气壮道:“我是来保护我的孩子的,那些小鬼那么调皮,万一撞到你怎么办?来,跟为夫回家。”

    梅弄尘反驳,“他们很乖的,哪里有调皮?而且我刚到这里,不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微笑着向孩子们走去,冷翊亦步亦趋,冷厉的眼神一个个瞪过去。

    孩子们吓得脖子一缩,一溜烟跑没影儿。

    梅弄尘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,嘴一瘪,要哭。

    冷翊立刻慌了神,一把将她抱起往回走,“别哭啊,真是的,怎么怀孕了之后变得跟小孩儿似的,动不动就哭,羞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你总欺负我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隐在暗处的巫蝻望天,他们的太子妃真的没有被掉包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紫金阙,无意外地,尊后等在大堂中。

    自从得知梅弄尘有孕,她便天天往紫金阙跑。

    看见他们回来,她立刻扔下手中茶杯,迎上来拉着梅弄尘的手,摸着她的肚子,满眼欣喜:“我的小孙孙今天乖不乖啊?有没有踢娘亲呀?”

    梅弄尘一脑门黑线,“母后,孩子才两个半月,不会踢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不懂,我的小孙孙厉害着呢,不能以寻常的眼光来看他,是不是呀小孙孙?”

    梅弄尘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冷翊:“母后回去吧,弄尘在外面跑了一圈儿累了,让她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是下逐客令呢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尊后依依不舍地收回手,一步三回头地走了,刚跨出大门口,忽然又回头,冲着梅弄尘的肚子挥手,道:“奶奶明天再来看你哦宝贝小孙孙。”

    梅弄尘、冷翊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仙者与凡人一样,都是怀胎十月。

    准确的来说,是二百八十天。

    六个月后。

    整个弥罗宫都紧张起来,太子妃快要生了!

    冷翊比谁都紧张,光是稳婆就请了十个,尊后也挑了二十个机灵能干又靠得住的仙婢送去紫金阙,十几位仙医也被安排住进弥罗宫,等候随时传召。

    在这紧张的氛围中,有个大腹便便的身影极其淡定,便是梅弄尘。

    临近预产期,她每天都挺着个大肚子在弥罗宫四处溜达。

    前世她怀孕时看了很多有关妊娠方面的书,书上说了,产前多多活动能减轻宫缩的痛苦。

    上一世没能用上,这一世用上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孩子是幸运的、幸福的。

    离预产期还有二十五天,想想她心里是激动的,她的孩子呢。

    她与冷翊的孩子呢。

    身后跟着的人从仙婢到稳婆再到仙医,数一数不下四十五人。

    梅弄尘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冷翊是紧张过了头了,他吩咐:只要他不在,太子妃出门所有人必须全都跟着,不然出了什么差错,全部提头来见。

    这狠话说的,谁敢不跟着?每每梅弄尘让他们不要跟,所有人就开始跪下痛哭流涕,她无奈,只得由了他们。

    日子在众人的提心吊胆中又过了二十三日。

    梅弄尘终于在预产期前一天发动了,弥罗宫一下子炸开了锅,还好稳婆与仙医都是经验老道的,紧张归紧张,差错倒是没有。

    帝尊、尊后、冷翊全都等在产房外,梅弄尘已经疼了一夜,不过那疼还能忍受,根据前世的记忆,再过一段时间宫缩有了规律、间隔短的时候就该是不能忍受的剧痛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个小时后,梅弄尘每次阵痛都恨不得死过去,凄惨的痛呼声再也忍不住,震得产房外的冷翊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他不顾尊后的阻拦,冲进产房内,看见梅弄尘痛得汗水都打湿长发与衣物,更是心疼得不行。

    稳婆见他进来吓了一跳,纷纷劝阻道:“太子殿下在外面等吧,产房里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冷翊的气息突然危险起来,“本殿的爱妃在这里,本殿未出世的孩子也在这里,你们敢说这里不吉利?”

    稳婆们被他骇得脊柱发麻,跪地求饶道:“老奴该死,太子殿下饶命!”

    “赶紧起来,我要母子平安!”冷翊在梅弄尘床头坐下,托起她的身子倚在自己身上,紧紧握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稳婆们竟觉得有些羡慕,大家都是女人,都希望自己的丈夫疼爱自己,想想自己当初生孩子,疼的死去活来,丈夫可是边都没沾过,不就是觉得产房不吉利么?

    没想到像太子殿下居然这么疼爱自己的妻子,再看向梅弄尘时,人人眼里都带了一丝羡慕,做起事来也越发用心。

    梅弄尘看见冷翊进来心中一暖,双手紧紧回握着他的手,隔了片刻,“啊——!”又一波剧痛。

    她死死捏着冷翊的手,以期减轻痛楚。

    她手下力气太重,冷翊感觉自己的手骨快被捏碎,想到自己手上的痛远不及她的万分之一,心中越发怜惜她,但他却帮不了她什么,唯有紧紧搂着她,给她力量。

    四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梅弄尘在稳婆的帮助下最后一次用力,她只觉腹部一空,随后婴儿啼哭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生了!”稳婆惊喜的呼声传至所有人耳朵,“是太孙!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